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的私影记

Love movie,Love life...

 
 
 

日志

 
 

新浪潮余波未灭  

2009-07-19 20:57:00|  分类: 幻想电影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通》6月

中国人民确实对法国电影有着别样的痴迷,即使全球金融风暴也没有对法国电影展映造成任何影响,广州、上海、北京三地一路走来,票房火暴异常,主办方压根就没想到一年前的旧片居然异地开花,甚至比本土放映时收益更多。

50年前法国“新浪潮”掀起了世界范围内的电影革命,而如今法国电影宛如没落的贵族,面对着好莱坞的大制作与亚洲电影的兴起,似乎只能顾影自怜,近年来实在没有太出彩的影片问世。究竟是秉承着艺术、人文的美学特质,还是效仿美国电影,确实也法国电影面临的最大困惑。“新浪潮”的余波还有几许?法国电影是否能有未来?这些问题未必能让观众有所感悟,却也对中国电影之路有所启示。

新浪潮50年祭无可祭

法国“新浪潮”的意义绝不仅仅是法国的瑰宝,电影史学家萨杜尔那句“电影史分为戈达尔之前与戈达尔之后”早已将“新浪潮”的影响上升到了世界范围。1959年时特吕弗的《四百下》、阿伦·雷纳的《广岛之恋》、夏布洛尔的《漂亮的塞尔杰》、戈达尔的《断了气》先后公映,也直接影响到日后德国新电影、日本、台湾、香港、巴西新浪潮甚至中国第五代的诞生。

时至五十年后的今日,昔日“新浪潮”的战将们作古的作古,封镜的封镜,法国“新浪潮”宛如落寞王孙,只能在故梦中感怀伤绰,或是在别人的记忆中寻找昔日风光。即便如法国电影节一年一度的在中国召开,文艺青年们怀揣着无比热情的冲着“巴黎”、“萨冈”等带着法国气息、承载着诗意的名字进入影院时,换回的只是中途退场,或是瞌睡告终。是如今的文艺青年无法解读法国影片的人文艺术气质?还是如今的法国“新浪潮”并不如他们所想象那般?更或者是法国“新浪潮”早已远去,在好莱坞大片、港式喜剧、冯小刚贺岁片中成长起来的观众们,压根无法在法国电影中寻找到他们所要的小资情调,更无法在日常生活琐碎场景、絮絮叨叨大段对白、打破经典叙事方式的法国影片中寻找到他们想象中的影子。

可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见到茱丽叶·比诺什跳舞就足够了,尽管她相比于法国大批风姿绰约的女星顶多是个穿什么都显示不出气质的“乡巴佬”;在《巴黎故事》中见到浪漫之都就足够了,尽管二分之一的观众无法拥有足够耐心呆到影片结束;知道《萨冈》的故事是这么回事就足够了,尽管大部分观众都没读过《你好,忧愁》而2个多小时的影片也足够使他们进入睡眠……主办方在如此经济低靡的颓势下同样能够赚得满盆满钵,观众也通过法国电影意淫了一把过足了“小资”瘾,还需要谈什么“新浪潮”?五十年又如何呢?

法国电影还剩下什么?

法国电影当然不会如此绝望,面对好莱坞的商业大片对欧洲电影市场的侵袭,法国电影同样寻求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式。在德国、意大利的艺术电影院纷纷改放映商业片的处境下,法国艺术电影院的数字却仍然陆续增加;即使欧洲其他国家的艺术电影院经营者们无比感慨:“如今艺术电影只有阿莫多瓦的作品才能吸引到观众”,但法国却并没有面对如此状况。

其实答案也非常简单,法国拥有着无比坚实的导演基础,即使候麦、戈达尔等人已完成了封镜之作(阿伦·雷纳到是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又献上新作《野草》),而后辈们继承着“新浪潮”之路,继续活跃在法国电影的舞台上。例如曾经拍摄过《豪情玫瑰》(La Fille de d' Arnan)、《稚子骄阳》(Sa Commence Aujourd' hui)的导演贝朗特·塔维(Bertrand Tavernier),在进入了00年之后始终保持着2-3年的速度推出影片,而其作品中新古典主义式的田园气质一直是法国电影中独特的风景,09年的2月贝朗特·塔维推出新作《电光火石》(In the Electric Mist),影片根据杰姆士·李·柏克(James Lee Burke)的畅销小说改编,讲述警探追寻连环杀手的故事。这位如“新浪潮”先贤们那样靠撰写影评起家的导演,曾依靠《诱饵》(L' appât)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在新片中,他不失时宜的将打斗场面加入影片,并且将美国类型片装载入法国式意味的外衣下,实在讨巧。

而拍摄过《野芦苇》(Roseaux sauvages, Les),获得过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的安德列·泰西内(André Téchiné)在近年内新作频繁问世,这位同样撰写影评起家的导演,在09年新作《地铁之女》(Fille du RER, La)讲述了一个23岁的年轻女子宣称在巴黎的地铁上遭到6名北非和非洲年轻人的攻击,而当时地铁上的乘客熟视无睹,她宣称这些年轻人在她肚子上用标记笔画了个纳粹标志,该案立刻引起全国范围内轰动。可不久警方就揭穿了她的谎言,她更因此获罪。导演将社会新闻改编成电影,延续其一直以来对童贞世界的窥探。

此外还有伯努瓦·雅克(Benoît Jacquot)的新作《阿玛利亚别墅》,根据龚古尔文学奖获奖作者基纳尔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一个女音乐家发现自己的男友与其他女子亲热后毅然分手,来到阿玛利亚别墅上离群索居,品味孤独的意味,而这部影片,也是导演与法国实力女星伊莎贝勒·于佩尔Isabelle Huppert第五次合作。近年来陆续有新作问世的还有奥宗(Fran ois Ozon)、亚伦·科诺(Alain Corneau)、贝特朗·布里耶Bertradn Blier)、格扎维埃·吉亚诺利(Xavier Giannoli)等等。

另辟蹊径的“新浪潮”延续之路

观察这些导演的生平不难发现,如安德列·泰西内、贝朗特·塔维等均是影评人出生,与“新浪潮”的先辈“手册派”同样最终执起导桶拍摄作品,而其中大部分,也同样秉承着“新浪潮”的“导演作者人”,个人风格浓郁,并且均有数10部以上的作品。更重要的是,“新浪潮”颠覆传统,打破经典电影理论、美学、拍摄方式的革新意义,在如今这些活跃在银幕上导演身上,即使不如昔日那般具有浪潮性特征,但却隐隐的散发着思变的光芒。

向美国经典电影借鉴早已不是丢脸的事,电影虽然作为第七艺术,也切始终要为票房有所妥协,你拍的电影没人爱看,谁还能给你投资让你继续拍摄?艺术与商业的融合也绝不再是乌托邦式的难以实现,更何况当年“新浪潮”时特吕弗、戈达尔也没少看希区柯克的影片,又何况是现在的法国导演呢?比如入选08年《时代周刊》最佳影片的《我是尚格·云顿》,甚至直接让美国动作巨星扮演自己,讲述自己陷入税金问题、女儿抚养权争夺等困扰下如何在事业停滞的状态下重塑英雄形象;又比如《瑞奇》、《蒂伯巴赫村的孩子们》等,信奉着“魔幻就有票房的”真理,纷纷将最美国电影最时髦的魔幻元素引入影片;又或者是大行其道的喜剧类型片《伦巴》、《欢迎来北方》、《高卢英雄》等,在保有经典法式喜剧的基础上,也将美国式的恶搞、青春校园等元素加入其中,酿出新酒;此外还有前叙的《电光火石》、《破坏欲》等片,则是效仿美国经典类型片的方式,在法国的土壤中移植入警匪、恐怖、悬疑等异域品种。

此外,通过参加世界级电影节,让影片获得奖项的加冕,同样也是法国电影寻求海外市场,特别是北美市场的有效方法。先前的《我在伊朗长大》如果未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奖,又如何能够提名奥斯卡,在北美狠捞一把?同样经历的还有《潜水钟与蝴蝶》、《爱你已久》等等。联想起当年《四百下》、《断了气》等新浪潮开山之作在世界电影节获得殊荣而使法国电影在世界范围能造成影响的历史来看,如今因循着参加电影节谋求打开海外、北美市场未尝也能说是“新浪潮”在当下法国的别样延续。

回头来观望中国电影之路,从第五代纷纷转拍大制作大成本的商业片,意图建造美国式的电影工业,到第六代选择独立电影的制片方式,从海外参加电影节来寻求售卖DVD版权或是回到国内放映来收回成本,似乎也与如今的法国电影现状有着微妙的相似。即使苏珊·桑塔格在《电影的一个世纪》中声称电影面临“不光彩的,难以挽回的衰落”,但电影终究不会死去,正如法国“新浪潮”的余波同样不会湮灭。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