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的私影记

Love movie,Love life...

 
 
 

日志

 
 

三联生活周刊人物2则  

2009-07-19 20:50:00|  分类: 生活玩乐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牧:攀登珠峰带来的“永远的光芒”

人,为什么要登山呢?许多人并不明白为何要选择如此“极端”又极易直面死亡的方式去接近自然,对于赵牧来说,这个“古老得有些愚蠢的问题”并不需要美妙动人的说辞,而必须“听从内心呼唤”。

说起来,自1988年以人民日报记者的身份见证了中日尼三国珠峰朗玛峰南北双跨的历史创举后,赵牧便于登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从05年登顶启孜峰后,他又于07年登顶玉珠峰。而08年时,作为奥运官网记者的他,驻守大本营报道奥运火炬珠峰展示活动时,也是他第五次踏入珠峰大本营了。在世界屋脊的神圣之地上,在刷新着一个又一个数字记录的同时,赵牧拥有着太多的回忆。他曾见证了在珠峰峰顶通过手机向远在千里之外的某人求爱的浪漫;目睹过夫妇七次同登珠峰的旷世姻缘;他曾在拉萨探望高原上的盲童学校;聆听过冈底斯山脉的天籁童音……无论是珠峰脚下的岩羊,还是珠穆朗玛身体的投影,无论是掠过西西可里时的兴奋,还是第一次尝到醉氧的滋味,这一切都驱使着他一次又一次重返珠峰,一次又一次开启新的攀登计划。

其实,赵牧之所以会结缘珠峰,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全凭天意”使然。在1988年时,一位报社的同僚因发配到空气稀薄的珠峰地带采访充满不安,于是阴差阳错下赵牧替代了他去采访,“天意”就这样让他有机会站在伟大的自然奇观——珠峰面前。回忆初次邂逅珠峰的经历时,赵牧形容道:“目睹奇观的第一瞬间,‘翻山越岭’这个极其平常的词语竟让我有了一种近乎横亘古今的人生体验。”也正是这种感受,使他爱上了这项“玩命”的运动。他也曾目睹过队友的离去,在《梅里生死录》中他写下了“怜悯会抵消死者的价值”的文字;在骆驼峰山难时,他亲见奇迹,依靠着9粒水果糖熬过三天四夜奇迹生还的同伴使他感动不已。困难、挫折甚至是死亡并行,他仍然如此热爱登山:“每个登山者都只能用自身的身心感受告诉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如果在每一次具体行动中都遵循了这个原则,就算遭遇了不幸也没什么可抱憾的了。”在大自然间感悟生存与死亡,在风险中挑战自我的极限,惟有体会到勇敢只有建立在热爱的基石上,才是永远的光芒。

“永远的光芒”出自赵牧非常喜欢的萨特的话:“人们投入一个短暂的计划,照耀他的却是永远的光芒。”在赵牧看来,茫茫人海,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赶上一两件永难忘怀的事,又有多少人能够被某种事物触发内心深处的对那“永远的光芒”的渴望?可幸的是,当赵牧站在珠峰上,望着脚下那神奇而瑰丽的景色,让身心完全投入自然的怀抱时,他真正感受到了永远的光芒。

 

王路:在原始森林中聆听“森林之歌”

作为CCTV大型纪录片《森林之歌》的摄影,王路获得的不单是荣誉与奖项,更有幸步入原始森林,获得与自然零接触契机。作为有幸一个聆听过“森林之歌”的人,重归都市的他,除了缅怀自然带来的奇妙感受,更有着对于人与自然深邃的思考。

在参与《森林之歌》之前,王路与都市中寻常人一样,对于自然的了解仅仅来源于书本、国外纪录片。热爱足球的他,绿荫场是他接触自然的唯一机会。在03年时,接到《森林之歌》的选题时,除了信息与技术的匮乏,更关键的是对于纯自然生态知识的空白。“这样的选题完全跟我们通常的拍摄不一样,需要太多的经验与知识,无论技术设备都达不上国外程度”,当随行来到广西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做前期采访时,面对着这一小片与想象中差距太大的原始森林,王路茫然地坐在栈道上发呆,思索着该如何自己的摄象机去表现自然。

单是《森林之歌》系列的三集:红树林、长白山、热带雨林,前后就花费了四个年头,在实际拍摄环节的两年内,存在着太多的艰苦与困难。无论是海南热带雨林里的旱蚂蝗,还是长白山零下30多度的恶劣气候,这些都无法成为拍摄的阻挡,而给予王路及摄制组无穷动力的,还是初入原始森林无法比拟的感受:“在长白山的原始森林时,从每天早晨凌晨4点睁眼,即使是呆着不动,每一妙钟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周围的空气、阳光、水仿佛都蕴藏着无穷的生气,变化着、流动着,给予你在城市生活中所感受不到的舒服,而所谓的物质生活条件立刻变得轻微、渺小。”也正是自然给予如此感受,成为王路的心瘾,即使女儿出生不到一个月,他就被内心趋势着重新回到了冰天雪地的长白山。

在长白山拍摄原始森林时,随行的长白山科学院的老专家的一番话语触发了王路对于人与自然的深刻内省。那是登上观测塔拍摄原始森林全景的时候,老专家指着脚下的一片森林,回忆起幼年时的原始森林都已被人工林、次生林所替代,惋惜、哀痛的情思深深感染了王路:“我们根本无法想象人类带给生态链的破坏有多严重,而这又是与经济发展的导向所矛盾的,并不是老百姓个体行为所造成的,是各个领域、行业集体性的破坏。”确实,王路深切明白到如此严峻而沉重的问题并不是单靠个人激进的方式可以得以解决。从原始森林一路走来,身体力行地进入原始森林,全面而细微地去了解人与自然的矛盾现状之后,王路重复最多的话语即是“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从自身出发,尽可能别去干扰自然,别去做破坏环境的事。”

人与自然该如何和谐相处?这或许才是“森林之歌”所要传达真正的寓意,王路时刻提醒着我们“有机会一定要去真正的森林走走”,惟有如此,才能聆听到森林的歌声。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