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的私影记

Love movie,Love life...

 
 
 

日志

 
 

寺山修司的镜头语言艺术(下)  

2007-07-15 20:39:13|  分类: 影象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寺山认为,流浪的自我放逐是自我实现最好的方式,从家这个概念里突破走向外界是每个少年人生上的必经之路。为了表露这个想法,在导演的大部分影片中都能看到这样的情节,更有数不清的意象来实现离家出走的宿命,这或许也是导演在战后日本受到60年代独立运动风潮下所领悟到的。


《抛下书包上街去》整个电影所围绕的就是这样一个基调,这是寺山第一部长片,完成了寺上精神上的自我放逐的使命。寺山本身是宿命的,是有家乡情结的,而寺山又是矛盾的,他的矛盾不单体现在他作为俄耳普斯的本体自我与弑母情结上,也同时表现在离开家乡自我放逐与寻找生命本源追朔寻根上。而这一矛盾体现在电影里,就表现为你能看到在电影中寺山使剧中人物不惜一切的颠狂的想要斩断与家乡的联系、他极力去恶魔化家园里的一切人与物、他剧中的人物一味得憧憬着梦幻般的大城市寻求一切可以离开家园的方法,比如火车比如私奔也比如抛下书包。但同时,剧中人物又会宿命般的重返家园,《死者田园祭》中的我即使离开几十年仍然会在东京遇到年少的我而又回到原地,《再见箱舟》中连夜出逃三天三夜,却仍然停留在原来的地方,而改变只在于又多了一个记录时间的钟以及。或许对寺山来说,放逐或是重回,唯一的区别只是时间的改变,而把时间作为参照,记忆却又变得静止可复制了。马戏团对于寺山来说是外部世界的表现,而火车则是通往外部世界的工具,虽然他去到外部世界最终并不是通过火车,也没有参加马戏团,但是这些意象在寺山的剧中却一再的出现,包括退伍的军人,衣着时髦的都市女子等等。寺山很善于把抽象的精神思想具化为客观的事物,来捕捉那些画面之外精神意境。

这可能跟寺山长年浸淫于舞台剧有关。他善于设计镜头设计场景,也善于运用背景及道具,对于寺山的电影,演员们可能更能称呼为“演”戏,他会去雕琢每一个镜头,包括镜头的构图、色彩、布景以及其中人物的姿势。因此寺山的电影画面感特别强,他摄影家的身份使得他电影中每个镜头都是精妙绝伦的,舞台剧大师的身份又使得电影片段节奏强劲人物表演张力十足,而诗人的身份又使他善于运用意象连贯这些意象,也所以即使如此雕琢的电影却极富整体感,贯穿一致。

 

地狱、恶魔、阿弥陀佛


寺山的电影中往往能看到神秘的仪式,也能看到人间炼狱。对于地狱的表现,寺山往往通过两种方式,一是如《死者田园祭》中打开某一特定空间,或者是门或者是地板,发现另一个如炼狱般的时空;另一则是在弥留时,出现梦魇般的群魔乱舞,如《草迷宫》与《身毒丸》。这些恶魔往往是以人形出现,而炼狱中的情景也往往是记忆中景象复制,或许对寺山来说,所有的恶魔都来源与人类本身,而所谓的地狱梦魇也是由心而生。因此,即使在实验短片的时候,屏幕上就曾出现“般若波罗蜜多咒是大神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的书法,也能经常看到片中的人物口颂“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但是对于寺山来说,佛并不是救世的,也不是神力的信仰,佛与魔都是由心而生,而如何去救赎,如何去超脱,寺山并没有给予一个明示的方法,仅仅以悲悯的方式去感慨人之于炼狱的无奈。在《上海异人娼馆》中,O最初来到娼馆的时候被告知娼馆的规则,这时就出现了一幅活生生如同人间炼狱的图画,而之后O以及其他女子如何在娼馆生活如何由记忆而萌发了真实的意识,直至最终即使是死亡都未能够寻求出一条逃离人间炼狱的道路,寺山也仅仅用河流中死去的野鸭、浮出的钢琴来表达下悲悯之情,对于寺山来说,记忆就如《上海异人娼馆》中画地为牢的槛,现实人世都是人间炼狱,而救赎则只有顺着水流飘向远方。

 

寺山每个镜头都是一句诗歌


寺山是多重身份的人,导演、诗人、摄影家、舞台剧大师、编剧、马经解说员等等。多重的身份使得他电影斑斓多彩,呈现各种形态。而寺山的每个镜头都是一句诗,每个片段都是一出舞台剧,这是他多重身份所决定的。他善于设计镜头设计场景,也善于运用背景及道具,对于寺山的电影,演员们可能更能称呼为“演”戏,他会去雕琢每一个镜头,包括镜头的构图、色彩、布景以及其中人物的姿势。因此寺山的电影画面感特别强,他摄影家的身份使得他电影中每个镜头都是精妙绝伦的,舞台剧大师的身份又使得电影片段节奏强劲人物表演张力十足,而诗人的身份又使他善于运用意象连贯这些意象,也所以即使如此雕琢的电影却极富整体感,贯穿一致。


寺山有很好的合作者,摄影师铃木达夫以及配乐J.A.Zaesar。J.A.Zaesar是日本前卫音乐非常著名的人物,他的成就与寺山也不无关系,或者更能说是相辅相成,而当寺山去世以后J.A.Zaesar也就少有佳作了。从原声来看,配乐中那些融合了日本演歌与摇滚气息“和风摇滚”的旋律及编曲都是出自J.A.Zaesar之手,而那些如诗般才有的名字及歌词则是出自寺山的杰作。

 

对于寺山这样一个无法定型的人物,这样一个一直被中国观众所遗忘的英年早逝的大师,想要去解读或者阐述,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里也仅仅是隔靴搔痒的胡说几句,更多的还是要从他的电影及文字中去寻觅。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